CTSCMS
扫描关注网站建设微信公众账号

扫一扫微信二维码

旅游业怎样走出粗放型发展模式

网站建设2017-09-07旅游资讯

我国2013年10月实施的旅游法明确规定,旅行社不得以不合理的低价组织旅游活动,诱骗旅游者,并通过安排购物或者另行付费旅游项目获取回扣等不正当利益。

3年来,尤其是节假日期间,各地纷纷重拳出击整顿低价揽客等旅游乱象。但是,十一黄金周期间,记者在北京、福建、江西等多地旅游景点调查发现,仍有不少人打着各种幌子暗度陈仓,继续经营不合理低价团、变相强迫游客购物。

不购物不许离开

吓唬游客“十三陵阴气太重”

十一期间,记者在多地采访发现,低价旅游屡禁不止。

在北京,长城贵宾专线“一日游”对外报价是每人240元,记者仅花100元参加了“一日游”。

在福建,记者4日网上报名参加了武夷山2日游的散客团,标价448元,写明包吃、住、行等所有费用。导游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整个行程成本超过585元,不过,多家旅行社提供的包联票、吃、住和导游的线路全程报价仅200元到400元。

在江苏,由中国康辉苏州国际旅行社推出的一款只要398元的“福建6日游”,不仅包吃、住、行,而且承诺另外赠送价值455元的景区和演出门票。

记者亲身体验发现,这些低于成本的低价团乱象多多。

——虚假宣传招揽客人。记者在北京西单、天安门广场、王府井等地看到,有人公然散发“一日游”小广告,以50元至150元不等的价格揽客组团。上边印有“北京旅游集散中心”“中国国际旅行社总社”“中国青年旅行社总社”等字样,看似很正规。

记者5日通过一个标有“国旅”的小广告报名参团长城一日游。游览中,导游却又称自己实际上是“万泰宏基旅行社”。一名焦姓导游赤裸裸地说:“你们这些游客真是笑话,小广告你们也相信啊?不夸大宣传,你们怎么会来报名?”

——强迫购物获取回扣。在长城一日游中,导游介绍十三陵景点情况不到1分钟,突然话锋一转,从十三陵地下宫殿的玉器延伸开来,不断给游客灌输玉器的用途和好处,随后要求游客逛完玉城的3个展区后才能领取到餐券,不然就没饭吃。

武夷山2日游中,导游后半程开始加快游玩节奏,称一些景点“没看头”而草草略过,还有两个景点直接放弃,最终腾出了一整个下午让大家购物。

“你们这是低价团,所以购物比较重要。反正车开走了,你们哪也去不了。”导游说。最后,有两位游客分别购买了一套价值1000元的真丝被套,导游才允许团员离开。

——忽悠游客减少行程。在北京长城一日游的路上,焦姓导游不断向游客灌输:长城都一样,看哪里都行。不过十三陵就不能去,那里阴气太重,要是拍照的时候明皇帝突然现身,你们总不能在游玩的时候碰到这种晦气的事吧?而且,十三陵地下宫殿万一塌方怎么办?结果,原来行程说好的7个景点,只看了1个就匆匆结束。种种乱象犹存

查处仍面临“四难”

记者采访了解到,不合理低价团的乱象背后,是查处面临的四大难题。

——取证难。北京市政府便民热线工作人员称,非法“一日游”投诉需要有发票、协议等相关材料。而记者在参加长城一日游中发现,行程结束后仅有一张“北京旅游协议书”作为证据,落款处是“北京旅游散客中心”盖章,根本找不到投诉对象。

在江西婺源,村庄和购物店众多且分散,婺源旅游部门负责人反映,低价团往往“神出鬼没”,查处难度大。村民不堪其扰,向旅行团多次抗议,但对方改为清晨四五点钟悄悄进村,留下一堆垃圾就走了。

——界定难。福建省一家旅行社总经理张楷透露,旅游法规定,不得“诱骗旅游者,通过安排购物或者另行付费旅游项目获取回扣等不正当利益”,但实际操作的时候很难界定什么是“诱骗”,也很难抓到证据证明“购物是有回扣”。此外,虽然也有要求“不得指定具体购物场所”,但这一法条又补充说明“经双方协商一致或者旅游者要求,且不影响其他旅游者行程安排的除外”,如此一来,低价团获得了生存下去的法律灰色空间。

——执法难。北京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工作人员表示,查处非法“一日游”只能现场出击。由于非法经营人员分散,隐蔽性强,目前执法力量相对薄弱,投诉时要告知“黑导游”大巴车的准确位置,并且只能派属地执法队处理。旅游业走出粗放型发展模式

中国旅游未来研究会常务理事刘思敏表示,旅游法实施已满3年,零负团费模式有所收敛,但多地仍有死灰复燃的迹象。“如果不能消除不合理低价团赖以存在的现实基础,任何整治活动最终都难免治标不治本。”

记者参加长城一日游时的焦姓导游直言:“我带你们一天,老板只给100块钱,游客不买东西,我哪有钱赚?”张楷坦言,当前许多旅游产品的定价采用的是竞标模式,由旅行社设计产品,然后各个导游报价,有时极力压低价格竞争接团。“这是旅游市场恶性竞争的结果。”

文章关键词
旅游业
发展
模式
怎样
走出
粗放型